民化新闻网

献礼70年 奋斗新时代 || 张书林:以史为鉴 启迪未来 |

2019-11-10 17:15:28 浏览量:1663

编辑前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回首70年,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历经艰辛的中华民族的命运已经完全改变,中华民族已经开始走上伟大复兴的道路。

在过去的70年里,与共和国一起成长的中国汽车工业取得了自己的发展速度、丰富的积累和独特的经验。作为一个成熟的人,他开始走向全面对外开放的新时代,成为一个强大的汽车国家。

我们满怀激情回顾历史,不仅是为了激励和指引未来,也是为了赞美和祝福共和国。

商用车是自主发展的典范

依靠自主壮大产业

新中国成立之初,除了贫穷和浪费,没有汽车工业。1953年,实施了第一个国民经济建设五年计划。商用车建设,主要是卡车,也包括在计划中。卡车有幸成为“共和国的长子”。在当时的国际环境下,我们只能在苏联的帮助下以吉斯卡车技术为先导。我们可以从零开始学习,培养人才,同时建设。

1956年,在党中央、中央政府的直接关怀和指挥下,在全国人民的大力支持下,第一批汽车人满怀激情,三年内共投资5.94亿元,在长春建成了综合生产能力为3万辆中型卡车的“第一汽车厂”。这是当时世界上为数不多的现代化汽车工厂之一。毛主席亲自将第一辆汽车命名为“解放牌”。

一汽的诞生结束了中国无力造车的历史,也刺激了商用车,主要是中型卡车的建设热潮。以二七为代表的一批卡车、支撑整车的零部件企业、一批特种车辆和改装车辆相继诞生。在卡车的基础上,我们开发了各种军用和民用商用车,通过引进技术、消化吸收和再创新,开创了中国商用车自主发展的进程。

66年来,中国商用车建设不仅填补了中国汽车产业的空白,也为中国汽车发展创造了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产业基础,培养了一大批技术管理人才。

凭借全球最具成本效益的产品,我们牢牢控制中国市场,打造外国品牌无法替代的中国品牌,并开始走向国际市场。

商用车的发展有力地支持了国家建设,为中国汽车的自主发展积累了宝贵的经验,成为引领中国企业自主发展的成功典范。

商用车的发展历程告诉我们,自主品牌是发展的基础,只有依靠自主,行业才能做大做强。

汽车实现梦想方式的启示

中外合资企业是一把“双刃剑”

只有没有以汽车为代表的乘用车的商用车才不是完整的汽车产业。20世纪50年代,中国汽车人探索制造自己汽车的方法。当时,中国的经济和技术基础不符合汽车产业化的条件,所以汽车的发展成为中国汽车制造商的永恒梦想。

20世纪80年代初,中国汽车工业走到了十字路口,关于是否在中国发展汽车的讨论被大力展开。当时,我国正处于改革开放的初级阶段,许多工作仍在进行中。许多人的发展观念仍然不一致。再加上中国的国情、生活方式和经济发展水平与发达国家存在巨大差距,在关于我国是否发展汽车的讨论中出现了两种截然相反的意见。最后,经过科学决策,人们认为中国人口众多,改革开放必须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和文化需求,汽车工业要想成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就必须发展汽车工业。中国决定按照国际标准发展汽车工业,确立了汽车工业在国民经济发展中的支柱产业地位。

为了迅速建立中国汽车工业,为自主发展奠定基础,“引进技术,中外联合生产”成为当时的最佳选择。

1984年,中国仍处于改革开放初期,外资以谨慎保守的态度进入中国。以国有企业为基础的“三大三小”中外合资汽车生产企业相继诞生,中国汽车开始了曲折的发展过程。从这个时间点来看,汽车的发展至少比商用车晚30年。

1994年,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在第一个“汽车产业政策”的指导下,外资的保守态度逐渐扭转,合资企业开始迅速发展,为中国汽车及零部件的技术增长和市场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但是,合资企业的产品、技术和品牌都由外方控制。

2000年左右,中国的开放环境和新兴市场前景,加上合资产品和生产技术的示范效应,为中国汽车自主发展提供了条件和信心。在中方在合资企业中的自主发展长期受到抑制、行动缓慢的情况下,奇瑞、吉利、长城、比亚迪等中国汽车公司相继诞生,成为自主发展的中坚力量,并开始改变“发展依赖合资企业,只有外国品牌,没有中国品牌”的局面。这标志着中国已经实现了自主开发汽车的梦想。随着合资企业中中方自主发展条件的成熟,SAIC、广汽、一汽等自主品牌汽车制造商逐渐加入进来。他们的自主发展实力和阵容逐渐强大,快速成长成为中国汽车产业的支柱。从此,独立的汽车企业开始在国际竞争环境中向前迈进。今天,一批优势企业已经走出国门,共同承担起建设商用车强国的重任。

发展经验告诉我们,中外合资企业是一把“双刃剑”。在工业发展的早期,中外合资企业不仅是吸收和吸收引进技术的重要手段,也是迅速形成工业规模的发展模式。他们还可以指导独立发展,学习国际竞争经验。然而,长期或过度依赖外国公司将抑制独立发展,也不会使该行业变得更加强大。

成长经验告诉我们,只有坚持改革开放,中国汽车企业才能快速成长,只有改革开放,中国才能形成国际领先的产业基础,只有在竞争环境中,中国汽车企业才能成长。中国自主品牌汽车企业诞生还不到20年。企业和品牌的成长是岁月和意志的积累。通往成功的道路仍然很漫长。只有速度,没有捷径。

开放和一体化发展是新时期的主题

改革过程中也需要解决结构性问题。

可以说,在两个“汽车产业发展政策”的指引下,中国汽车产业经历了封闭环境下30年的探索和发展,开放环境下40年的融合,融合中崛起,成熟中崛起。70年来取得的成就使中国汽车人在崛起的道路上拥有无与伦比的自信和前进的力量。

在过去的70年里,汽车工业已经从无到有,从小到大。

实现了国际领先的现代工业基础,成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和世界最大的汽车生产国。

它已经发展成为一个拥有世界上最完善的R&D和制造系统及产业链的国家。

它已基本融入国际发展体系,与国际汽车产业形成了相互依赖、竞争发展的格局。

现在,在严峻的国际环境下,中国加快了改革开放的步伐。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以其国际领先的产业基础和成为强国的梦想和信心,进入了全面对外开放的新时代。开放、竞争和改革已经成为新时代的主题。

应该认识到,在中国新能源汽车进入补贴后时期的时候,全面对外开放并不是一个权宜之计。从表面上看,全面开放将为外国公司进入中国市场创造便利条件,但也会给中国企业的成长带来压力。这意味着中国企业将失去国家在政策上的保护,并将中国企业置于“适者生存”的国际环境中。然而,在这样的环境中锻炼有利于中国企业的成长和竞争优势的形成,这无疑是推动产业质量提高和效率提高,实现汽车大国向汽车强国转型的一种落后的动力机制。

应该注意的是,尽管新能源汽车动力系统的发展潜力远远大于传统汽车,但新能源汽车要形成相对于传统汽车的全面竞争优势至少需要几十年的时间。新能源汽车和传统汽车在市场上将有相当长的共存期,这将给一些纯电动汽车企业能否在竞争中生存带来更大的不确定性。

尤其是近年来,30多家新兴的纯电动汽车生产企业以不同的方式存在。虽然它们给工业发展带来了活力,在我国汽车产品的前沿研发和智能技术的应用中发挥了一定的主导作用,但这些企业与传统汽车生产企业之间先天的不对称生产经营状态将使它们承受比传统汽车企业高得多的经营压力。一些企业仍然要承受可持续发展的压力,生产五年后可能达不到经济规模,无法形成自我生成功能,仍然依赖融资。特别是,一些企业生存的政策基础是不够的。可以预见,这些企业在未来独立存在的空间不大。

还应注意的是,中国新能源汽车企业不仅要应对传统的竞争格局,还要应对后发优势的合资企业和实力雄厚的外商独资企业的竞争。严峻的竞争形势将加速企业两极分化。一些企业将面临经营困难甚至生存危机,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企业的退出或重组。激烈的生存竞争,电动、智能、共享汽车的快速发展,以及具有相关软硬件开发能力的企业的整合,必将推动汽车产业的转型。

此外,我们应该看到仍然有许多问题阻碍工业发展,短板无法应付极端情况。例如,一些地方盲目跟风,利用优惠政策吸引企业建厂,造成无效重复建设和资源浪费。目前,26个省市已形成146家纯电动汽车制造企业,企业数量多、规模小、力量分散。核心技术和关键部件高度依赖外国,缺乏应对极端情况的能力。动力电池系统的综合性能仍需大大提高,而企业投入的研发投资和研发能力不足。这些都是导致竞争形势更加严峻、制约行业整体竞争力的根本原因。这些结构性问题必须在产业形态转变中得到解决。

在这样严峻的发展形势下,我希望企业不要急于求成和立竿见影,多做长远设计,制定好长期发展战略计划,弥补短板,迎接各种挑战。

我希望企业少一些浮躁和幻想,多一些危机意识,认真思考未来的出路,并主动做出及时的决策来应对危机。

希望企业能够超越竞争,尽快降低知名度,从开放合作开始,最终实现联合重组,形成可持续发展的创新机制和产品效益最佳的规模竞争优势。

只有这样,企业才能在新时代的竞争环境中立于不败之地。只有强大的工业形态,中国汽车才能化现有优势为力量,实现百年强国梦,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出现两项产业政策

引领行业健康发展

在一系列汽车产业政策的指引下,中国汽车产业经历了封闭环境下30年的探索与发展,开放环境下40年的整合,整合中崛起,成熟中崛起。

改革开放后,根据工业发展的需要,国家分别于1994年和2004年颁布了两项汽车产业发展政策。在接下来的25年里,产业政策已经成为各级政府部门和企业遵循的纲领性文件。同时,在汽车产业政策的总体框架下,不断衍生出一系列具体的法规和措施来引领发展方向,推动结构调整和管理体制改革。

一系列政策措施的发展过程和背景充分反映了我国不同发展时期的主要矛盾。通过有针对性、明确的政策措施,引导汽车产业与时俱进,持续健康发展,从小到大,从弱到强,逐步走向全面开放。

20世纪90年代,汽车合资企业开始缓慢发展。同时,也暴露出一些阻碍汽车产业发展的问题和矛盾,成为制定第一个汽车产业政策的必要条件。

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在改革开放之初,相关的发展政策、发展方向、目标和市场主体没有形成产业共识。外资开始谨慎进入,引进不太先进的汽车产品,建设项目相对较低。例如,SAIC和大众合资企业的最初建设计划是每班只有37,500辆汽车,远远低于预期的经济规模。改革开放十四年后,全国汽车产量达到一百万辆,1994年汽车产量只有二十多万辆。保守而缓慢的发展制约着市场和产业的发展,这就需要一份系统的政策文件来规范企业的发展行为,树立企业的发展信心。

第二,在当时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分税制的经济体制下,地方政府对建设汽车生产企业有很高的热情,导致工厂过多、工厂分散、重复建设水平低的产业格局。1993年,全国共有124家汽车制造企业,其中只有20家生产能力超过10,000辆。产业集中度低将制约中国汽车产业的做大做强,也不利于建立有效的竞争机制。产业结构调整势在必行。在当时的计划经济体制下,有必要加强政策控制措施来抑制新的生产能力。

第三,当时的汽车零部件企业都是国有或集体企业,缺乏发展活力。所有中外合资汽车企业都被国有企业垄断。一方面,产品研发和生产管理技术全部由外方控制,合资企业中方的独立发展受到抑制。另一方面,我们的备件只是卡车匹配的工业基础,没有汽车匹配技术。迫切需要明确政策,规范企业发展行为,通过外资和本土化政策为自主发展留出空间,奠定产业基础,激发自主发展的信心和活力。

为了解决上述影响工业发展的主要问题,中国于1994年颁布了第一个《汽车产业政策》。在第一个产业政策的指导下,合资企业已经建成并以较快的速度投入运营。“高起点、大数量、专业化”的战略方针使汽车建设步入正轨。自主品牌汽车企业和民营企业开始涌现,以一汽、东风、SAIC为主体的集团重组开始活跃。鼓励汽车进入家庭已经开始了汽车市场的快速发展。十年来,中国汽车产量翻了两番,达到500多万辆,汽车数量翻了三倍,达到200多万辆,初步形成了市场规模。

进入2000年后,国内外发展环境发生了明显变化。中国汽车工业发展的压力和矛盾进一步凸显。必须调整政策以与时俱进。

主要表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首先,2000年,中国开始实施国民经济发展第十个五年计划,将“鼓励汽车进入家庭,大力振兴汽车制造业”纳入国家发展计划。这是汽车工业发展的压力和动力。

第二,经过多年谈判,中国于2001年12月正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世贸组织)。这意味着中国必须在管理体制、经贸、市场和外资方面加强市场化改革。汽车工业也开始承受增加对外开放的压力。它必须根据对世贸组织的承诺调整其产业政策的相关内容。这包括取消对发动机外资份额的限制,取消整车国产化的要求,并落实每年将整车及零部件进口配额提高15%的承诺。

第三,虽然汽车市场在第一产业政策的引导下开始快速发展,但“2000年汽车总产量的50%的生产目标”并没有实现,这制约了市场机制的建立。主要原因是汽车进入家庭的市场潜力没有得到充分开发,迫切需要通过新的消费政策和统一的市场机制来刺激潜在的消费需求。

第四,尽管独立的汽车和私营企业已经出现,但它们仍然很薄弱。中外合资汽车企业限制了中国自主发展的动力,这种动力缓慢,违背了引进外资的初衷。迫切需要改变“只有外国品牌,没有独立品牌”的局面。必须以品牌战略为先导,促进汽车产业的自主发展。

鉴于上述背景,国家根据为自主发展留出政策空间的原则,调整了第一个汽车产业政策,并于2004年颁布了新的《汽车产业发展政策》。在第二产业政策的指引下,中国汽车人将压力转化为力量,建立了现代工业基础,大大增强了自己品牌的实力,进入了工业发展的快车道。仅在四年时间里,到2008年,中国的汽车总产量翻了一番,达到1000多万辆,主要是汽车。2009年同比增长46%,至1364万辆。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市场和最大的汽车生产国,汽车也已经成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

特殊政策将在适当时候得到补充。

主导产业调整和转型

该行业发展迅速,国内外形势不断变化。从2008年起,汽车产业发展中的矛盾开始转变,发展机遇也随之出现。我们要抓住机遇,通过政策引导产业转型升级。

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爆发将不可避免地影响中国。汽车工业必须按照中国“保增长、扩内需、调结构”的方针,采取自己的对策。

其次,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新车生产国和销售国。汽车已经成为石油资源的主要消费者和城市空气污染的主要“贡献者”。当时,中国对国外石油的依赖超过50%,巨大的市场潜力和大众消费带来的能源安全和环境保护的压力凸显出来。汽车工业必须选择自己的发展方向。

第三,节能环保是汽车发展的永恒主题。汽车动力系统的电气发展趋势已成为国际共识。中国必须抓住汽车产业转型升级的历史机遇。

此后,国家根据形势发展的需要,按照产业发展政策的原则精神,开始以“法规”、“规划”等特殊政策措施补充、完善或调整产业发展政策,引导产业进入节能与新能源汽车并重的战略转型时期。

2009年,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国家出台了《汽车产业调整与振兴规划》。在鼓励个人购买小排量汽车和推出优惠政策的同时,它还将“关注发展自主品牌”提升到更高的战略水平,并将“积极开发新能源汽车”提上日程。中国已经进入战略调整的早期阶段。

2010年,国务院将新能源汽车列为“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2012年,国家有关部门相继制定了节能和新能源汽车发展规划。同时,发布了“加快新能源汽车产业培育和发展,促进汽车动力系统电气改造”的战略目标和“坚持改造与技术进步相结合”的技术路线。

2014年,Xi主席提出“发展新能源汽车是我国从汽车大国走向汽车强国的必由之路”,作为行业共识,新能源汽车的历史地位和发展方向从此确立。

2015年至2018年,国家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旨在改革外资和投融资管理体制的措施,进一步激发了新能源汽车发展的活力,形成了竞争发展的基本形式。在一系列国家政策措施的引导下,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已经形成了世界上最完整、最具国际领先的产业基础和最大的市场规模,为2018年全面对外开放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与时俱进

产业政策总是与产业同步

总结过去几十年的发展,国家采取了一系列联系过去、联系未来、与时俱进的政策措施,引领中国汽车工业持续健康发展。这也是汽车产业政策对中国汽车发展的贡献。

第一,产业政策的执行,标志着我国汽车产业已经从封闭式发展进入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作

PC蛋蛋网 快乐8下注 甘肃11选5


上一篇:“辉煌七十载 网联新南京”百家南京市互联网单位文艺汇演贺国庆

下一篇:合肥警方集中返还97辆被盗“三车”

最新新闻

视频新闻

图片新闻